委动态
栏目导航

大力发展农产品精深加工业助力青岛市现代农业高质量发展

 二维码 238
发表时间:2019-12-31 14:45

大力发展农产品精深加工业助力青岛市现代农业高质量发展

徐丽君


近年来,国家高度重视农产品精深加工业发展。今年中央 1 号文件明确提出“支持县域发展农产品精深加工”。1 月,农业农村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等 15 部委联合发布《关于促进农产品精深加工高质量发展若干政策措施的通知》,将促进农产品精深加工业高质量发展作为农业现代化的重要抓手。

一、青岛市发展现状

青岛市始终聚焦农业农村发展的重点难点痛点堵点,先后出台《青岛市现代高效划(20182022 年)》《青岛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加快推进农业“新六产”发展的实施意见》《乡村振兴攻势作战方案》等文件措施。2019 年,发起包括乡村振兴在内的“15 场攻势”部署了 6 场攻坚,明确了 84 项重点攻坚任务,引领全市走好产业富农之路、人才助农之路、文化兴农之路、生态惠农之路、组织强农之路。

青岛市都市化农业水平在全国排名第七位,同时也是全国农产品供给力最高的城市之一。2018 年,青岛粮食总产量 310 万吨,农业机械化综合水平达 88%,农业科技进步贡献率达 67.5%;全市建成高标准现代农业园区 987 个,带动 10 万多农民就近就业创业;培育年交易额 1000 万元以上农业电商企业 49 家,年交易额 58 亿元;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达 289 家,其中过亿元的 114 家,农产品加工出口企业 1300 多家,2019年前 8 个月出口 191.7 亿元。

近年来,青岛市农产品精深加工取得一定进展。一方面,传统农产品加工企业开始发展精深加工产品。如全市 8 家国家级龙头企业中,不断衍生出高端面包粉、优质挂面、特色调味品等精深加工产品。另一方面,部分企业主动迎合市场需求,精深加工产品成为主打产品。如生产蛋白粉、调味品、海藻肥、酵素、辣椒红素、酶制剂、肠衣、植物精华、蔬菜粉等产品。据不完全统计,规模以上农产品精深加工企业在全市 289 家市级龙头企业中约占 5%2018 年,这部分精深加工企业的销售额约 34 亿元,利润 2.9 亿元,利润率高达 8.5%,是传统农产品加工利润率(1.5%3%)的 3 倍。

二、青岛市农产品加工企业转型精深加工存在的问题

随着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不断深入,青岛农副产品加工业虽取得长足发展,但多数仍处于初级加工发展阶段,仍存在很多亟待解决的问题。

一是转型融资难。转型需要大量资金投入,但目前企业贷款利率高(基准利率上浮 30%),贷款周期短(一般在 13 年),因频繁的贷款还款,导致企业资金流通困难。涉农金融产品少。金融机构对涉农中小企业借贷态度审慎,差异化明显。对于国有企业、盈利良好企业,抵押物等要求低,而有紧急资金需求的中小企业申请贷款却面临诸多限制。

二是转型成本高。经贸摩擦对青岛市农业发展影响逐步放大,同时,随着利率、汇率、退税率的变化调整,原材料、用工、水电成本的上升,压低了企业利润空间,企业转型底气不足。低端企业群起,特别是在农产品原产地,小微农产品加工企业多,精深加工极其缺乏,生产初级农产品附加值低,造成农业产业链条短,带动能力弱,农业发展缓慢,很多优势农产品品牌化运营程度低,严重影响青岛农产品在国内市场上的竞争力。

三是市场转型难。优质客户减少。随着电商的不断发展,下游企业、消费终端的采购方式灵活,传统意义上的大量、溢价采购减少。平台效益降低。在淘宝、京东等大平台现有的推荐机制下,消费群体更注重价格,低价产品占领市场,影响产品销售。青岛本地农业展会偏少,且不少展会只注重形式,举办一次之后缺乏后续运营,展示企业、促进交易的效果缩水。四是人才压力大。转型需要大量新人才,然而,目前本身农产品加工企业待遇较城市用工企业低,住宿、教育、医疗、休闲等必需基础配套设施建设滞后,影响员工工作心态,人才引进存在“招不来、留不住、养不起”问题。同时,地处乡村,招聘的人员整体素质偏低,管理人员、研发人员、销售人员缺乏,难以适应转型需求。

三、国内外先进发展模式及对策建议

(一)“龙头主导 + 技术引进”模式

国家国际科技合作项目“高产柠檬种植及高效柠檬精深加工技术”,由四川省安岳安德利柠檬产业科技有限公司承担。引进世界先进的柠檬生产加工全流程技术,实现产值 3000 万元,销售收入 5400 万元。青岛市应紧紧围绕优势特色产业、加工园区等为主攻方向,精心谋划、包装一批农产品加工招商项目,用项目吸引企业来投资发展,大力招商引进大型央企、领军龙头企业等大企业,建成一批农产品精深加工企业。全力培育一批发展潜力大、市场竞争力强、有地方特色的小微本土企业,重点培育一批优势特色型、科技创新型、规模带动型和出口主导型的省级农业龙头企业。加快推动与精深加工企业、园区密切的道路、教育、卫生、服务设施建设,让企业人才愿进来、留下来。

(二)“产研结合 + 技术攻关”模式

浙江宁波今日食品有限公司与宁波大学联合技术攻关,通过金枪鱼高值化加工关键技术及下脚料综合利用研究,形成鱼肉脱酸等高值化加工的关键技术成果。该公司净利润及缴税总额较传统加工工艺增长236.29%153.24%。青岛市应引导企业主动衔接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等科技研发单位,开展加工科技研发合作,加速推进企业加工技术精准更新。通过行业协会进行技术推广,形成技术研发—技术推广—技术应用的科研体系和科技转化机制。强化加工科技项目攻关,鼓励龙头企业争取国省重大农产品加工项目,弥补企业研发资金不足。

(三)“绿色发展 + 综合加工”模式

日本食品加工业年产值 2500 多亿美元,约占工业总产值的 15%,在稻谷、畜产品、水产品等方面具有较强的市场竞争力。日本把稻谷全部生产成各种产品和转换成能源,最终使稻谷达到“吃干榨净”的目的。日本对粮食的全利用技术使副产品综合利用的价值超过稻谷、小麦自身价值的 35 倍。青岛应积极开展地方特色优势农产品精深加工,定期监测粮油、蔬菜、果茶、畜禽加工产能和原料综合利用水平,重点发展青岛具有优势的主导产业,如琅琊鸡、崂山奶山羊、康大肉兔、里岔黑猪、中华蜜蜂等特色农产品产业,走精深加工、多元化加工之路,加强综合利用,特别是农产品加工后下脚料、副产品的深加工,实现农产品高增值发展。

(四)“产业协同 + 集群发展”模式

四川西充县建设的“川东北农产品精深加工产业园”,将农产品精深加工、仓储物流、信息平台、有机农业技术研发、展示推广、金融结算及办公等现代新型加工园区全链一体化高标准打造,入驻企业可达 100 余家,实现年产值 100 亿元以上。青岛应出台市、区两级支持农产品精深加工业发展的政策措施,加大两级财政支持农产品精深加工力度,重点支持加工园区创建、企业技改扩能、科技研发创新、产业链条延伸、产业互融发展等环节。按照工业招商引资政策,对引进农产品加工企业予以奖励。推行农产品加工业贷款贴息方式,大幅降低融资成本。落实税收、水电、用地等优惠政策,重大项目扶持实行“一企一策”“一事一议”。

(五)“互联网+农产品加工”模式

法国的食品加工业依托现代信息技术平台,以长期契约形式参与农业食品经营活动,推进现代农业加工业向网络化、智能化、精细化发展。既有大型企业集团和跨国公司从事食品的加工、制造、运输、储藏、保鲜等经营活动,也有中小工商企业参与食品经销和餐饮服务。青岛应大力引导开发农产品加工与文化民俗、科普教育、健康养生等深度融合的新产品。深化创新拓展“农产品 + 精深加工 + 休闲旅游”的融合模式。利用139 个现代农业物联网应用园区,引导扶持发展电子商务、农商直供、加工体验、中央厨房等新业态。

(作者单位:青岛市经济发展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