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动态
栏目导航

上半年地区经济形势的三个亮点和三个隐忧

 二维码 36
发表时间:2019-08-27 15:30

上半年地区经济形势的三个亮点和三个隐忧

王继源

一、上半年地区经济运行的三个亮点

(一)中部经济增速继续领先四大板块,成为全国稳增长的重要支撑

今年1—5月,中部工业和投资总体保持了较快增长态势,是各大板块中增长最快、表现最稳的。一是工业增速均明显高于全国。1—5月,中部六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全部高于全国水平(见图1),五省工业增速超 8%,江西(9.1%)、湖北(9.1%)超过9%。二是工业增速的增幅提升。除安徽工业增速同比放缓外,其余五省呈现加快态势,湖北、山西同比增幅上扬1.4和1.0个百分点。三是投资增速保持稳定。1—5月,中

部固定资产投资增长9.3%,远高于东部(4.3%)、西部(5.7%)、东北(-7.6%)。前5个月,除山西外的其余五省投资增速超过 8%,其中,湖南(9.9%)和湖北(10.7%)增速接近甚至超过 10%。

(二)京津冀工业和投资回升势头明显,与长三角和粤港澳地区差距缩小

京津冀经济增长在2018年一季度触及近年增长最低点后开始回升,今年1—5月,京津冀回升势头进一步巩固。

图片2.png

图片3.png

一是天津、河北工业增速同比回升1—5月,北京、天津、河北工业分别增长4.8%、3.5%和7.6%,与2018年全年相比分别加快了0.2、1.1和4.2个百分点,河北创下2014年同期以来最快增速。二是北京、天津投资触底回升1—5月,北京、天津固定资产投资分别增长15.8%、17.8%,同比大幅回升23.5和31.0个百分点,河北投资增长4.8%同比基本持平。三是与长三角、粤港澳地区经济增长差距缩小。一季度,京津冀地区生产总值增长 6.3%,时隔6个季度重新站上 6%台阶,与长三角、粤港澳广东9市的增速差距收敛到1个百分点以内(见图2)。综合1—5月工业、投资指标看,上半年差距有望进一步缩小。


(三)甘肃、辽宁经济逐步回稳,全国低速增长省份数量减少

GDP连续2个季度以上低于6%定义为低速增长。2013年以来,全国先后有黑龙江等8个省(区、市)为低速增长(见表 1)。进入2019年,辽宁时隔17个季度重新回归6%,甘肃增长超过7%,海南、内蒙古等也稳定在5.5%左右不再下滑,全国低速增长省份同比减少2个。辽宁沈阳前4个月高技术制造业增长9.6%,战略性新型产业增长15.5%。

图片4.png

二、上半年地区经济运行的三个隐忧

(一)东北、西北地区经济增速相对缓慢

2015 年起,东北地区经济增速持续徘徊在5%甚至更低区间,西北五省则在今年一季度出现自2006年有季度统计以来首次低于7%。一是东北地区投资普遍下降。1—5月,东北投资下降7.6%,环比一季度回落10.5个百分点。二是西北地区工业明显放缓。1—5月,占西北五省区工业增加值一半以上的陕西仅增长1.5%,同比放缓8.5个百分点,青海、新疆也出现较为明显的同比环比回落(见图3)。三是西北投资普遍下滑。今年1—5月,陕西(3.7%)投资增速出现较大幅度回落,环比1—3月回落5.5个百分点,青海(-17.4%)、宁夏(-17.3%)投资仍处于下降状态,甘肃(4.1%)仅为低速增长。

图片5.png

(二)西南地区固定资产投资回落较大

今年以来,贵州、云南、四川、西藏四个西南省份投资增速正从多年的高位上回落,西南地区的投资引擎作用开始降低。今年1—5月,除贵州(12.8%)外,其余省份已退出两位数增长行列,其中西藏大幅放缓43.4个百分点,一年时间就从原先投资增长最快的省份滑落为全国倒数第二;云南固定资产投资告别了连续34个月两位数增长,仅增长了5.8%,同比回落高达5.2个

百分点。

西南投资增速降幅较大与自身基建投资的大幅放缓关系密切。西南五省以全国一成的经济总量完成了两成的基建投资。随着地方基建融资难度加大,今年1—4月,占云南基建投资比重近半的水利、环境与公共设施管理业投资下降了26.1%;贵州基础设施投资增长11.6%,同比回落高达8.4个百分点,远高于同期投资整体降幅(4.1个)。

(三)沿海出口大省工业增速较低

今年以来,占我国出口70%以上、工业增加值45%以上的广东、江苏、浙江、山东、上海等沿海五省(市)工业增长普遍较低,且速度回落更为突出。1—5月,上述五省(市)规模以工业增加值增速除浙江(6.1%)外,均低于全国(6.0%),上海下降3.4%,山东仅增长1.1%。与2018年全年相比,全国工业增速略微放缓,而沿海五省(市)则回落幅度较大,其中上海(5.4

个)、山东(4.1个)、广东(1.5个)、浙江(1.2个)回落均

超过1个百分点,幅度远高于全国(0.2个)水平。

沿海工业低位运行是受内外因双重影响。从内因看,一是国内市场需求发生变化。如汽车销售不振对上述地区有较大影响,1—5月,上海支柱行业、占其工业总产值份额达 20%左右的汽车制造业同比为负增长(-15.8%),江苏、山东、浙江前 5 个月汽车产量下降了29%、26%和18%。二是外资企业增长较慢。今年前5个月占广东工业增加值逾三分之一的外商及港澳台商投资工业企业仅增长0.5%。

从外因看,出口放缓使工业外向度较高的沿海省份受到明显冲击。沿海五省市出口交货值占其工业总产值的15%—25%,1—5月,沿海五省(市)出口下降0.3%,同比大幅放缓10.2个百分点。出口放缓会进一步波及产业链上下游的配套产业,导致工业整体增速放缓的更多。在关于上半年经济形势的座谈会上,来自深圳的代表提及,华为已经开始压缩生产规模,减少了三季度面板外购订单20%以上;青岛代表反映,出口放缓对当地就业产生影响,涉及700户企业减员4000余人;南京代表认为,进入 2019年后加征的关税多需要生产商、销售商、消费者三方承担,对当地劳动密集型行业影响较大,企业向东南亚转移倾向加大。

三、对下半年地区经济形势的判断和建议

(一)中部地区有望继续保持经济较快增长

当前,中部地区仍处于工业化、城镇化快速推进阶段,内需支撑性较强,下半年经济有望延续当前良好态势。要把中部地区作为我国稳增长的重要力量,一是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积极承接新兴产业布局和转移,从国家供应链安全出发,鼓励东部沿海将部分加工环节优先向中部转移。二是加强对中部发展的指导。及时制订促进中部地区高质量发展指导意见,促进融入长三角、粤港澳、京津冀发展。三是推动新型城镇化发展。发挥武汉、郑州国家中心城市示范带动作用,增强长株潭、合肥经济圈、大南昌都市圈、太原都市区集聚能力。四是补齐创新能力短板。2018 年中部研发投入强度仅为全国75%和东部的60%左右,必须高度重视。要以合肥、武汉、长沙等中部科教强市为依托,营造良好创新创业环境,吸引大批初创企业和大学生落户,增强科技成果转化能力。

(二)东部沿海经济增速可能会进一步下探

今年以来世界经济掉头向下,外部环境复杂严峻。东部沿海下半年出口面临的挑战更加艰巨,要高度重视外需对内需的负向传导效应,警惕内需快速下滑。一是加大对制造业减负力度。考虑阶段性降低甚至暂停部分小微企业和出口企业社会保险缴费。

二是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加快北京非首都功能向雄安新区疏解,带动相关领域投资,吸引社会资本建设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示范区和上海自贸区新片区。三是释放内需空间。聚焦大都市“堵点、痛点”,加大轨道交通投资力度,挖掘汽车消费潜力。加快5G设施建设,引领5G产业发展。四是巩固规模优势。发挥规模效应对配套要求高、产品更新周期短、应用创新特征明显类产业的独特培育促进作用,以消费结构升级引导产业结构升级和技术进步,推动建立自主可控的产业体系。

(三)西南投资回落会影响整体经济增速

西南地区投资增长从高位回落的态势会延续,由于经济对投资依赖度较高,下半年西南整体经济增速会继续放缓,领跑全国各区域的难度不断加大。一是保障在建项目合理融资需求。对收益前景较好、建设进度基本过半的项目不轻易断贷。二是大力发展成渝城市群。促进区域合作,建设形成强大区域一体化市场。三是承接新兴产业转移。依托长江黄金水道和中欧班列,发展电子信息产业。

(四)南北分化以南北方普遍回落的新形态延续

下半年,受外部环境影响,受东南地区出口和西南地区投资放缓影响,南方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同时,北方下行压力长期存在,南北分化将以南北方普遍回落的新形态延续。要抓住北方发展遇到的核心矛盾,一是通过政策体系、产业结构、市场空间、产业链条、研发转化的“五个多元化”,引导北方逐步走出“产业单一结构”。二是缩小与南方的营商、法治、创新和人文环境差距,吸引生产要素集聚。三是加强北方国有企业改革,促进民营经济发展,不断提高市场主体活力。

(作者单位: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国地所)